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七七怎么了?”容景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受了伤。”墨渊说道。

    “哪里受伤了,赶紧送回宫里面去。”容景赶紧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心里。”墨渊又道。

    “我才知道,我找了那么多年的小羽,竟然是她啊!”七七叹了一口气,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呃,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容景和傅柔儿都不懂了。

    “凤凰鸟一直以为,当初救她的是本王,所以,这许多年来,她一直追着本王不放,一心蛊惑母后,最后不惜叛离妖兽界,也要出来找本王!”墨渊说到这里,睨了一眼旁边的某个小女人,却见小女人丝毫没在意,反而跑去一边照顾受伤的人去了,他的眸中,闪现一抹略微失落之色,在傅柔儿和容景互相对眼,抿嘴偷笑的状况之下,他才继续道:“七七为了她,重新去深渊闭关修炼数千年,这数千年里,本王一直充当着他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,既然不是你,你干嘛要充当他?”傅柔儿倒是不认同这位爷的意思了,她和凌珂一样,爱就是爱,不爱就是不爱,哪里来那么多说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,七七的嘱托。”墨渊说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一直拒绝凤凰鸟,一直不愿意娶她?”傅柔儿再问。

    “七七不愿意让人知道,他是一条蛇,当初,他还是赖皮蛇!”墨渊说完,转身便去找他的小珂儿了,从前些日子开始,他早就发过誓了,他不会让小珂儿从他的眼前消失超过半刻钟的。

    傅柔儿和容景再一次对眼,这一次,他们倒是明白了墨渊的帮忙,是没有办法的!

    “不过,我还是觉得,这种感情上的事情,不能欺骗,一旦谎言被拆穿,会把事情弄的更糟糕。”傅柔儿说道。

    “然而,这也是无奈之举啊,柔儿,你想过没有,妖王殿下要是告诉凤凰鸟,是赖皮蛇救的她,她还愿意继续那么喜爱七七吗?还有,方才妖王也说了,他从未承认,也从未否认,这些年里,他对凤凰鸟冷冷淡淡,但是却照顾着,只因为,七七是妖王的兄弟,朋友。”容景说完,感叹道:“有这样的朋友,多好啊!”

    “你也有过。”傅柔儿说道。

    容景神色一滞,想起了东夏二皇子,他点了点头,深吸一口气,道:“我会永远记得他的!”

    “我也会永远记得他的,他是一个好人,一个温润如玉的兄长!”傅柔儿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让咱们一起记住他?!”容景说完,伸手给傅柔儿。

    这么些日子在一起,容景每天都想表白,尽管,许多人都已经默认了他们的关系,但是,他们却一直保持着距离。

    如今,当傅柔儿的手放在容景的掌心里的时候,俩人相视一笑,一切便都明了了。

    “行了吗?这边都在忙着灭火,忙着安抚百姓,你们在干什么?”荣越的爆喝声传来,吓得容景和傅柔儿赶紧分开了去。

    “好的,皇兄!”容景点头,道。

    “哼,到底是不成气候的东西!”荣越冷喝一声,随后,他指挥着士兵们快速处理着现场,老皇帝在一边,心满意足的点头笑了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