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三皇子殿下!”凌珂直起身子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让我父皇出来,意欲为何?”荣越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所见,不是挺好的吗?”凌珂回答,神情淡淡。

    “可是,他并不是我父皇!”荣越看着凌珂,眉头深深拧着:“你们让人假冒我父皇,也并不是想要夺我灵凤国的皇权,这又是何必?”

    “灵凤国,御兽为主业,虽然是四面环海,看着是易守难攻,但是,你们有没有想过,灵凤国也出不去,飞行系的兽儿,水系的兽儿,都可以带着他们的主人上来,灵凤国也是非常危险的存在,若是这个时候,你们兄弟相残,夺位,老皇帝又病重,你认为,这些御兽师会怎么样?御兽佣兵团的那些领头人,又会如何?”凌珂说道。

    “御兽佣兵团,他们会拥戴本王为帝。”荣越盯着凌珂,眸中凶芒毕露。

    “三皇子殿下,要想成为人上人,就该有真本事,一如你的父皇,他文韬武略都非常优秀,他连年减免赋税,从来也不铺张浪费,深得百姓爱戴,这是其一,其二,你的父皇,是圣兽阶御兽师,他的手下,有玄武圣尊,若是想要得这灵凤国的天下,你的修为,可不够!”凌珂神情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荣越的拳头紧紧捏着,一侧,墨渊转头看过去,眸中冷芒凝聚。

    而七七和傅柔儿等人也是,纷纷慢慢靠近了上来。

    只是一瞬间,在凌珂和荣越身周,便出现了一道道凝重的玄气波纹。

    然而,凌珂却只是抬手挥了挥,眸中是一抹淡淡笑意:“没事,我相信三皇子殿下,毕竟,三皇子殿下,是最爱这个国家的!”

    其他人都收敛起玄气来,大家都认可凌珂,凌珂说没事,她必然是能够掌控得住目前的形势的。

    而且,三皇子虽然夺位的目的明显,但是,他却从来没有想过要残害皇帝,他只是在收拢自己的势力,而且,做的明目张胆的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倒是让人没脾气了。

    “好,凌珂,本王现在就与你打赌!”荣越咬着牙看着凌珂,道:“我要去山上抓一只兽儿,我要将它淬炼成圣兽,若是我不能够成为圣兽阶高级御兽师,这皇位,我便拱手相让,而若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若是你做到了,我会带着容景离开,这灵凤国,他掌管不了,你说了算。”凌珂说道。

    “若是容景不愿意呢?”荣越再问。

    “我若是想带人走,没有人不愿意,再说了,你以为,容景想要当这个皇帝,只是为了权势吗?若是为了权势,他就不会去东夏国当质子,当质子的人回国来,你以为,他能够笼络多少人?你以为,当质子都会如他一样,遇到东夏皇帝那么好,你以为,那一次,清水镇……他真的那么幸运吗?”凌珂一连窜的发问,反而惊了荣越,他盯着凌珂,眸中满是诧异神情。

    是啊,容景回来,尽管百姓爱戴,但是,若是容景要夺权,又能够如何夺?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